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摄影术传入中国后,画师如何利用它来P图

时间:2022-10-12 00:47:01 | 浏览:505

国庆长假,出游的人们无论发不发微信朋友圈,恐怕都不免在游历之地拍照留念。摄影术的发明使没有受过专业绘画训练的人们得以迅速将美景收入镜中,但无论中西,都没有因为有了相机而使画笔成为只在博物馆陈列的文物。个中缘故,不同专业的研究者可以从各种角度

国庆长假,出游的人们无论发不发微信朋友圈,恐怕都不免在游历之地拍照留念。摄影术的发明使没有受过专业绘画训练的人们得以迅速将美景收入镜中,但无论中西,都没有因为有了相机而使画笔成为只在博物馆陈列的文物。个中缘故,不同专业的研究者可以从各种角度洋洋洒洒地写出很多篇论文。本文勾稽零散史料,讨论摄影术传入中国后,本土的传统肖像画在此冲击之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这个行业后来又出现了怎样的新形式?

摄影术在中国:从恐惧到时尚

1839年8月19日,法国政府公布达盖尔银版摄影法,摄影术便迅速向世界各地流布,其中也包括中国。道光二十二年(1842),在鸦片战争中落败的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个通商口岸。此后,摄影术便随着大量涌入的西方人,首先传到了广州。

1846年末,湖南名士周寿昌在广州游历,期间看到了摄影术,感到惊讶不已。他在日记中详细记下了摄影的过程以及条件,认为摄影的效果“神情酷肖,善画者不如”。不过,他还是依据传统的理解,将摄影称为“画小照”。

此后,摄影术又流布到国内的其他地区。到光绪九年(1883),周寿昌感慨说:“今照像法中国人皆能之,各省皆有。”但中国幅员辽阔,而且那时交通又远不如今日发达,所以直到民国年间,许多小县城还没有专门的照相馆。

对于初次见到摄影的国人,在面对镜头时不免感到惊恐。1860年,清政府与英、法两国签订《北京条约》,当法国人费利斯·比托为恭亲王奕訢拍照时,恭亲王对着相机“面色死灰”,“担心这个机器可能随时夺取他的性命”。

面对洋人的镜头一脸苦相的恭亲王奕訢。

这种瞬间成像的技术过于神奇,令人难以接受,于是又产生了摄影是摄人神魄的异说。面对摄影,官宦士人尚且忧惧若此,遑论平民百姓。摄影术传入福州之初,很多本地人认为照相会把魂摄去,因而对此敬而远之。鲁迅在民国初年曾说,S城(即绍兴)在咸丰年间已经有照相馆了,但是“S城人似不甚爱照相,因为精神要被照去的”。

当时甚至有谣言称,摄影能迅速成像,是因为其药水乃是以人眼配制而成。翁同龢在1870年的日记里曾记载过失踪的小孩被剜眼“配照相药”的传言,他大概也是相信这个谣言的。

不过,这种疑惑都是暂时的,因为拍照之人并没有死去。1871年,英国人汤姆逊来到北京,拜访恭亲王,并趁机给他拍摄了照片,那时的恭亲王不仅已经对摄影毫无恐惧,甚至还很感兴趣。清末武汉开设的诸多照相馆,因摄影能摄人灵魂之谣传而生意清淡,1898年戊戌政变后,两广总督张之洞在美华照相馆照了一张半身像,并被悬挂在照相馆门口,方始打消民众的恐惧,于是摄影很快成为一种时髦。

一度相信西人以人眼配照相药水的翁同龢,也开始接受摄影术了。1887年,翁同龢和孙家鼐、徐郙等五人在孙家鼐家里拍照,自谓“余生平未照像,至此破格矣”。此时的他,大概不会再对摄影持有成见了。

一度相信照相药是用人眼配制的翁同龢后来也“破格”拍了自己的小照。

至宣统年间,北京财政学堂的招考规则规定“各项考生入学考试前,无照相片者概不准考”,更可见照片之普及。晚清社会,友朋间互相寄送照片也蔚然成风,比如慈禧太后曾将自己的照片赠予美国总统老罗斯福和其他国家元首。

拍一张照=五口之家一月饭食

摄影术不能快速普及,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价格比较贵。据1877年上海会地理洋行刊出摄影的广告:“照人像,连照费及像纸十二张,取银三元。” “三元”即三枚鹰洋,合银二两余。1889年,李慈铭在家中和家人一起摆拍了两张相片,“共付银六两”。李慈铭家的一个得力男仆,每月工资折银约九钱五分,一年的收入才十两多。也就是说,李慈铭照那张相片的花销相当于男仆大半年的收入。

晚清时代福州的照相馆,起初无人问津,后来才有“本地大户人家、少爷小姐、奶奶,太太、大老板、大官员等来赶时髦”。拍一张照的花费可以买到一石米,一石是一百二十斤,大约可充五口之家一个月的饭食。宣统元年(1909),汪宝卿来到安徽阜阳开设“宝记”照相馆。当时四寸照片两张需五块银元,折合小麦二百斤。所以,照相实属高档消费,光顾者寥寥。

当然,比起摄影,传统的肖像画花费更大。光绪年间,武汉的永清照相馆,照一张六寸相片,收银两元,合银约一两五钱,而肖像馆画一张同样大小的肖像,收费需银元二十元,合银则近十五两之多。

不过,即便摄影的花费比画像便宜,对于一般人家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这就使得摄影的主要顾客,多为社会中上层人士,平民百姓大多不敢问津。所以,如今留存下来的照片,大多属于那些帝王和官宦仕商之家。

1881年,醇亲王(右)邀请左宗棠到府中宴饮,并请摄影师为二人合影。

肖像画的生存之道——P图

摄影术凭借真实和快捷两方面的优势碾压了中国传统的肖像画,使其不可避免地衰落了。在真实这个层面上,摄影的优势不言而喻;另外,传统画师水准参差不齐,画像的相似程度也有不同。至于成像迅捷,更是民众喜闻乐见的。传统的肖像画作画秘诀要求写真时“必欲其正襟危坐如泥塑人”,且“非一日所能成”。而早期摄影使用的大多是玻璃底片,感光速度需要二至六秒,有时光线不好,则需要从一数到二十,但无论如何,速度都要快得多。

但传统的肖像画却并没有完全消失。那么,在与照相馆并存,还原度、成像速度、价格都无优势的情况下,传统的肖像画是如何生存的呢?

主要靠画遗容。遗容画中有一种是为已经逝去的祖宗所绘,称为“